低油价令产油国面临巨大社会风险 石油难民潮或涌现_1

低油价令产油国面临巨大社会风险 石油难民潮或涌现

认为石油财富会成为诅咒的观念已经很古老,而且不需要解释。每几十年,能源价格会飙升,促使人们开始争相寻找新的石油来源。然后,最终供应超过需求,价格暴跌。价格跌得越猛烈,对社会和地缘政治的影响就越大。

上一次石油大萧条发生于20世纪80年代,它改变了世界。1980年春天,当时美国基准原油价格飙涨至45美元/桶(换成现在的美元是138美元/桶)。到1988年,油价已跌至9美元/桶,仅在1986年一年里价格就跌去一半。

司机从油价大跌中受益。但是,其它地方,影响是灾难性的。没有一个地方比苏联所受的影响更大,因苏联经济严重依赖石油出口。这导致在80年代时,该国的经济增速在20世纪70年代降至其正常水平的1/3。随着苏联经济削弱,社会动荡激化,最终以1989年柏林墙的倒塌和东欧剧变而告终。两年后,苏联解体。

与之相似的是,今天全世界许多从油价暴跌中获益的人并不多。汽车驾驶员再次很开心,但是对其它人来说,油价暴跌带来的痛楚是惊天动地的。不要担心全球金融市场不可避免的动荡,或者美国页岩油生产企业的倒闭,以及能源独立意味着什么。真正的风险在于那些严重依赖石油的国家。正如原来的苏联,社会解体前景是巨大的。

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无疑是石油危机的一个震中。尼日利亚作为非洲最大的经济体,将会陷入瘫痪。该国石油生产已经停滞,失业率可能会飙升。投资者已经在重新考虑该国几十亿美元的财务承诺。于2015年3月选举上任的总统穆罕默杜·布哈里(MuhammaduBuhari)已誓言要清除腐败,扼制挥霍花费,并将公共服务扩大至穷人。但在油价大跌斥背景下,这看起来不太可能实现。

就在一年以前,非洲第二大产油国安哥拉共和国还是全球投资者的宠儿。在罗安达办公室工作并住在昂贵住宅区的外籍员工还在抱怨罗安达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城市。今天,安哥拉的经济戛然而止。建筑公司无法支付工人的工资。捉襟见肘的政府正大幅削减大量安哥拉人生活所依靠的救济金,这引起公众愤怒并给人一种感觉:石油业繁荣仅仅使社会精英富裕,其他人的情况则更加糟糕。年轻人呼吁政治变革,要求自1979年即开始掌权的总统下台,而政府则对持异议者进行镇压。

在非洲大陆的另一端,肯尼亚和乌干达眼睁睁看着他们要成为石油出口国的希望化为泡影。只要油价持续低位,新发现的油田就会留在地下。但是借贷的用于基建投资的贷款必须得偿还。两国社会项目的资金筹集也延长了。在未来的几年,当不断增长的国家预算必须要用来偿付国外债务,而不是资助教育或者公共卫生的时候,又会发生什么呢?

北非的情况一样黯淡。两年前,埃及认为该国近海天然气的发现会缓和该国的青年抗议运动,该运动助长了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雪上加霜的是,多年来一直资助埃及政府的沙特,目前自身也面临经济动荡。目前,沙特王国正在考虑曾经难以置信的想法:甩掉埃及。

同时,在邻国利比亚,危机即将引爆。经历了近五年的内战使该国的贫穷人口为该国不断萎缩的石油收入而挣扎。因该国军阀混战,食品和药物面临严重短缺。

这些国家不仅依靠石油出口,而且严重依赖进口。随着石油收入枯竭及汇率暴跌,其生活成本将大幅飙升,加剧社会及政治紧张局面。

欧洲正疲于应付安顿来自中东及阿富汗的难民。也有大量难民来自尼日利亚、埃及、安哥拉及肯尼亚。想象一下,如果这些国家所有被剥夺公民权的人、愤怒的、贫穷的居民开始往北迁移,会发生什么?而不幸的是,这正是已在发生或者即将发生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