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我的恩师沈祖炎

悼念我的恩师沈祖炎

我最早知晓沈祖炎老师,还是在重庆建筑工程学院攻读硕士学位期间。1984年的一天,学校钢木教研室开会,当时在读研究生的我也列席,教研室主任魏明钟教授拿出一本书说:这本书很好,刚刚出版,建议大家读一读。我拿过来一看,是1983年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的《钢结构构件稳定理论》,沈老师是作者之一。当时有关钢结构理论的书很少,我如饥似渴地通读了几遍这本书,可以说我的钢结构稳定理论知识主要就是从该书获取的,至今受益。当时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考上沈老师的博士生,跟随沈老师学习。

1985年11月我如愿进入同济大学,成为沈先生的博士生。沈老师让我做高层建筑钢结构抗震的研究课题,当时作为学生我不太明白该课题意义,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逐渐理解先生的高瞻远瞩,以及对我学术生涯的深远影响。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我国开始采用钢结构建造高层建筑,然而我国当时对高层建筑钢结构的研究几乎是空白,没有我们自己的科研成果,以满足我国高层钢结构建设的需求。因此,沈先生给我确定的博士研究课题,可以说是国家之急需。 我国属地震区,抗震是我国工程结构防灾设计需考虑的首要问题。沈先生为我确定的钢结构抗震研究方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属前沿研究课题,在国际上也属学术研究热点。国际上于1994年在罗马尼亚召开了第一届钢结构抗震国际学术会议,以后每三年召开一届,成为国际结构工程领域重要的系列专题国际学术会议之一。目前国内外钢结构抗震研究仍方兴未艾,在2015年7月上海举行的第八届钢结构抗震国际学术会议上,有近400人参会,发表了206篇学术论文。我至今也一直将钢结构抗震作为自己的主要研究方向。 沈先生除了为我指明了可一生坚持的研究方向外,还培养了我的研究思想和研究方法。沈先生注重理论联系实际,为我确定的博士研究课题“高层钢结构弹塑性地震反应分析问题”,就是高层钢结构抗震设计需解决的重要问题。沈先生要求学生了解国内外研究动态,从中找出具有创新性的问题,提出具有严密理论依据的解决方案,并通过试验加以验证。按照沈先生的要求,我阅读了几百篇国内外有关文献,写了几万字的文献综述,做了两个模型模拟地震振动台试验来验证学位论文的理论模型。1988年12月我博士毕业留校工作,也成为了硕士、博士生指导老师,现在我指导研究生的方法也正是沈老师传授给我的。 我从1985年成为先生的学生到现在已经整整三十年,回顾自己的发展经历,我十分感激先生沈老师将我领进钢结构科学研究的殿堂,在我人生发展的每一个重要阶段都给予我指点和帮助,为我的人生提供了一个丰富多彩的舞台,作为学生我唯有勤奋钻研,不断探寻钢结构研究领域的宝藏,为钢结构学科的发展和我国钢结构工程的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以报答师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