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谈“澜湄合作”:将成“一带一路”通道一部分

政协委员谈“澜湄合作”:将成“一带一路”通道一部分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可能要发生新的变化。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今年全国工商联提交全国政协的集体提案——《关于支持西南沿边省区开展“澜湄合作”的提案》建议加快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推进互联互通,加速推进中老、中泰、中缅之间的铁路、公路、航道等建设。加快推进澜沧江-湄公河次区域高等级国际航道疏通整治,打造国际黄金航道。

为此要以项目为突破,推动产业合作;搭建金融合作平台,积极争取丝路基金、澜湄合作专项基金以及亚投行等支持。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认为,开展澜沧江-湄公河的合作,就是要促进中国与下游多个国家经济合作,这将成为“一带一路”通道的一部分。而原先提出的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有些变化,因为往印度的通道暂时难以实现。

“湄公河的航运已经有了,下一步是要做好与其他国家的互联互通,推进 一带一路 通道建设。”他说。

澜湄合作将促进新通道建成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澜沧江-湄公河流经中国、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六国。

澜湄地区面积约234万平方公里,人口3.26亿。2014年,李克强总理提出建立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

目前,“澜湄合作”的45个早期收获项目中,过半数已经完成或正在实施;5个优先领域联合工作组筹建有序推进;澜湄合作的融资支持机制全面铺开,一些重大合作项目已经落地。

上述集体提案建议,下一步要加快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推进互联互通。我国沿边省区与湄公河区域五国的地理位置很近,但物流成本很高,尽快打通交通瓶颈尤为迫切。

提案要求,从国家层面优先支持澜湄地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将互联互通我国境内段项目作为“澜湄合作”项目纳入国家规划。同时要加速推进中老、中泰、中缅之间的铁路、公路、航道等建设,尽快推进昆曼公路老挝段的高等级化。

加大力度推进我国到缅甸皎漂的铁路和公路境外段前期;提升沿边省区机场的国际航空枢纽功能,加密澜湄区域国际航线;加快推进澜沧江-湄公河次区域高等级国际航道疏通整治,打造国际黄金航道。

构建昆明-河口-海防、昆明-磨憨-曼谷、昆明-瑞丽-皎漂(仰光)多式联运通道。另外也要推动构建连接澜湄地区的跨国电力网络。湄公河国家普遍缺电,以电力跨境联网为重点,加快推进建设中泰联网输电线路等项目建设,完善区域成品油和天然气管网等配套设施,并可向孟加拉国等南亚国家延伸,推进电、油、汽能源网络建设。

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工商联主席喻顶成认为,加快“澜湄合作”可以发挥云南主体省份作用。时机成熟时,将“澜湄合作”秘书处设在云南,在云南设立“澜湄合作项目中心”,发挥综合协调作用,形成推进合力。另外将在中国举行的澜湄合作领导人峰会和外长会议定点在云南召开。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云南本身已经规划了5个出境通道,其中有3个进展较快,分别经过河口、磨憨、瑞丽。另外两个经过缅甸、尼泊尔进入印度。

铁路规划专家张江宇指出,昆明经过河口到河内的铁路已经开通,但是昆明到磨憨、瑞丽的国内段已经在建设,国外部分进展如何,取决于所在国的项目进展,中国主要是做好沟通,促进项目尽快进行。

将成为“一带一路”一部分

“澜湄合作”涉及到公路、铁路、航运等综合通道的建设,其中铁路将作为泛亚铁路的一部分,为中国联通东南亚的通道,属于“一带一路”的一部分。

该部分将依托通道,促进货运快速增长,同时促进产业合作加快。

上述提案还建议搭建金融合作平台。积极争取丝路基金、澜湄合作专项基金以及亚投行、亚开行等金融机构支持;支持由地方牵头设立澜湄商业合作银行,设立专业合作基金以及相应运作平台。

另外要搭建社会人文交流合作平台。在援外贷款、职业教育培训、水资源合作、扶贫减贫、宗教交流等方面搭建企业合作平台。

政府搭台,倡导构建澜湄工商界合作组织,针对不同的合作主题,每年召开一次合作推进会议。建议国家发展改革委积极将主体省区的项目纳入国家盘子,并积极参与项目实施。主体省区主动与周边国家联系,合作提出一些互利双赢的重大项目,国家在财政、金融、政策等方面给予支持。

云南大学国际河流研究院副院长胡金明告诉记者,目前湄公河的国际航运业在快速发展,比如国际船只已经可以达到云南景洪,中国游客也可乘船到老挝万象。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目前泛亚铁路的中线部分和湄公河走向基本一致。西线部分昆明-瑞丽-皎漂铁路目前进展缓慢。东线部分(昆明-河口-海防)则进展最快,部分已经通车。在湄公河不能全线航运时,实现铁路、公路和河流联运效果可能好一些。

该线路为中国“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南线的一部分,为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经济合作提供了条件。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指出,目前澜湄合作机制已经建立,云南将加快空中、陆地和航运与周边地区的对接,加快“一带一路”的通道建设,但是目前中国国内建设比较快,在国际部分的进展仍视其他国家自己情况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