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外汇占款扭转四连降 人民币贬值预期趋弱

10月外汇占款扭转四连降 人民币贬值预期趋弱

11月15日,央行发布数据显示,10月金融机构外汇占款增加129亿元人民币,扭转此前连续四个月减少势头;当月中国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也走出八连降,增加533.37亿元。

多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10月外汇占款由负转正,主要是与前期美联储加息预期、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贬值预期趋弱,市场主体结汇意愿有所恢复性增大有关。同时,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犹存,美联储12月加息可能性较大,跨境资本仍面临一定的流出压力。但随着中国经济逐步企稳回升,以及人民币有望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篮子,加之市场对美联储加息已有所消化,因此,外汇占款再次大幅下跌或将是小概率事件。

诸多因素引起“双升”

民生证券研究院固定收益组负责人李奇霖对本报记者分析称,本次外汇占款“转正”因素较多,一方面汇率干预扭转人民币贬值预期,近期联储加息预期再起,短期会有贬值压力,后续外汇占款可能仍有下行压力。另一方面,稳增长措施加码,比如专项金融债,扭转了投资者对中国经济硬着陆的担忧。此外,股市恢复上涨,提升了人民币资产赚钱效应。

“外汇占款是几个月以来的第一次‘双升’,也即是央行口径外占和金融机构口径外占都出现增长。”昆仑银行战略投资与发展部总经理助理李建军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与人民币走势稳定有相关性,人民币汇率企稳有两方面原因,前期汇率体制改革市场操作的促进,市场不再把人民币改革看成人民币波动的动力或者反动力,这样看,市场比较认可这种改革的结果,对于改革预期变化的强劲预期不存在了,而是遵循市场化运行的结果,发展的前进动力还不错,改革对市场的波动和冲击减少了,同时也抑制了资本的流出。

另外一方面,李建军不否认人民币现在的走势与人民币国际化的挂钩,尤其是最近人民币加入SDR审查冲刺期逼近。“我认可央行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中对于满足SDR要求、对于人民币稳定做出了很多努力,同时商业银行也做出了努力,这对人民币汇率稳定也起到了积极作用。”

“事实上,上月贸易顺差比9月减少了60亿美元左右,吸引的外商直接投资比9月减少约10亿美元,从这些数据看,并不支持外汇储备明显增加,而外汇储备实际上比上月增加了114亿美元,我个人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市场主体对人民币汇率预期变化所引起的。”中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周景彤对本报记者表示。

李建军认为,从外围来看,美联储加息的动作存在却没实时性操作,所以,市场在此过程中,也在不断对其手中的资产进行调整,资产配置已做好,对人民币稳定有一定好处,不会有大量流出的迹象。

“通常外贸情况、结售汇意愿、汇率稳定情况都会影响外汇占款的变化。比如贸易顺差高、企业结汇意愿强都会增加外汇占款。人民币贬值的话又会给外汇占款带来向下的压力。”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冀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短时间内,人民币汇率仍是影响外汇占款的更主要的因素。

正负波动成常态

对于未来走势,李建军向本报记者分析称,人民币汇率预期越来越稳定,对于市场可操作空间不大了,对于资本外流影响越来越小。

“当然也必须承认,中国的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期和中国国际收支、中国经济再平衡是紧密联系的,大规模的资本流入或者说外汇储备的大规模增加不存在了,我国进出口将趋于平衡,我国外汇储备未来会持续有步骤地下降。最终体现是外汇储备的减少。”

在这种情况下,资本的短期外流应该如何应对?在李建军看来,应该采取短期的政策,“主要是临时性的资本管制措施,类似于‘托宾税’,在改革的路上跑得更稳健、更长远。”

“实际上随着外汇储备的减少,我们应该顺势而为去思考,如何推动外汇储备有利使用。实际上,中国经济转型需要化解产能,结构升级,中国需要的是未来加大产能转移和重新布局,所以中国未来资本走出去的可能更大。“李建军称,“所以要把外汇储备有序地减少和对外投资、产能走出去、加大对外投资、国内经济转而升级等,联系起来看待,这将对中国的经济可能更加有利。”

未来外汇占款会保持正增长,这样央行就不用担心用降准方式来对冲基础货币了?

“其实影响人民币汇率变化的因素很多,当前最大因素是美联储加息,如果年底加息,人民币就有贬值压力。现在市场对美联储是否加息存在分歧,加息的判断暂时处于上风。”周景彤对本报记者称,“加息可能性依然比较小,加之人民币成为SDR篮子货币悬念不大,所以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继续持续贬值概率不大。就此而论,央行通过降准对冲基础货币的压力有所减轻。”

李建军则认为未来外汇占款月度有增有减会成为常态。“对经济运行来说,如果规模不大,影响中性,同时降低了货币政策操作难度。”

“正负都有可能,但只要汇率不出现大幅波动,外占的单月变化波幅都不会太大。现在是正常的波幅,对基础货币投放来说,央行不是面临考验,反而是对冲基础货币因过去外占减少造成的缺口压力有所缓解了。目前的国际国内环境确实持续高幅正增长的可能性很小。”陈冀对本报记者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