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或比98年更糟 湖南钢铁业抱团取暖"过冬"

危机或比98年更糟 湖南钢铁业抱团取暖"过冬" “省内钢铁企业现在都比较难过,市场压力大。”华菱涟源钢铁有限公司销售部部长胡斌将手插在口袋里,眼神有些迷离,仿佛眼前有一团浓得化不开的雾。   这团浓雾,不仅笼罩在胡斌眼前,同样笼罩在国内钢铁行业所有上下游企业眼前。在钢材价格持续下滑的态势下,钢铁业的一个共识是,行业“冬天”已经到来。省内大型钢铁集团湘钢对此的解读是,“这次的市场危机有可能比1998年的形势更加严峻、更加糟糕。”   10月26日,包括涟钢、湘钢、冷钢、萍钢(萍乡钢铁公司)、水城钢铁(贵州六盘水)、大汉物流等在内的十多家钢铁上下游企业汇聚长沙,参加由大汉物流发起的钢铁业“战略合作互动”联谊会。所有的讨论都离不开一个主题:如何应对“寒冬”?   钢铁业遭遇“寒冬”   “下跌幅度之深,前所未有;下跌品种之多,前所未有。”萍乡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涂建民用两个“前所未有”来形容钢材业遭遇的此次“海啸”。   从年初的一直上涨,到7月底的陡然下滑,钢材价格就像“抛物线”一样,冰火两重天。胡斌介绍,“螺纹钢、板材都从最高点的6000元/吨,跌到现在3000多元/吨。”细数下来,不到半年时间,几乎所有钢产品都遭遇了一种结局:被腰斩。   “今年上半年,我们每月出口量是5-6万吨。但10月份仅有2000吨。”胡斌坦言,自10月份起,涟钢已经有计划地停产,因为一些产品连边际利润都没有了。截至目前,涟钢在高位买进的大量库存仍没有完全消化掉。   减产、限产、停产,已经成为中国钢铁行业一种普遍选择。萍钢老总涂建民透露的一组数据更为惊人:据他了解,在江西周边的南方省份14家钢企中,产能平均停掉了33%,其中有3家的产能萎缩了50%以上。   “10月份,中国钢铁行业将出现全行业亏损。”来自中国钢铁行业协会的预测非常不乐观。   半年后或可回暖   作为钢铁业的关联企业,主业为钢材贸易的大汉物流也在这次“寒冬”中无比避免地染上“风寒”。“我们的销量没下降,但总销售收入下降了20%-30%。”大汉物流总经理贺金生介绍。   在大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傅胜龙看来,造成本轮钢铁价格大跳水的原因,除了出口受阻、房地产制造业等下游产业需求减少之外,也是一轮价格回归。此前一两年,随着铁矿石、焦炭等原材料的价格大幅上扬,推动了钢铁产品的价格一路飙升,这一轮价格跳水无疑挤掉了一些原有的水分。   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中国的钢铁工业经过过去五年的飞速发展,产能已由过去的1亿吨/年激增至5.5亿吨/年。“即使不出现经济危机,跌价也是迟早的事情。”   漫漫跌途何时是尽头?钢铁业内部较为一致的观点是,半年过渡期后或可回暖。“但要回到6000元/吨的高位不可能。”   抱团“取暖”   “眼下最重要的是信心。”尽管寒风凛冽,但傅胜龙并不认为,钢铁业前景黯淡。恰恰相反,他认为,中国城市化道路刚刚开始,钢铁业仍然十分看好。   正是基于这种判断,在这个钢铁业“战略合作互动”联谊会上,大汉物流主动提出,与上游钢厂“共担风险、共渡难关”。   “坚持,熬过去。”这是涂建民送给所有同行的话。在10月26日这一天,与会的所有钢铁企业都展示出一种姿态:渴望抱团取暖,以抵抗这个暂时还看不到头的“寒冬”。 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