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构的发展:中东乱局下 义新欧南线直贯伊朗

中东乱局下 义新欧南线直贯伊朗

中东地区过去一年乱成了“一锅粥”,虽然叙利亚政府已宣布接受美俄达成的各方停火协议,但最终能否落实仍困难重重。乱局中,一趟货运班列驶入了伊朗,把义乌与伊朗首都德黑兰之间的贸易时间缩短了近一半。

2月中旬的一天,经过半个多月的长途跋涉,由浙江义乌发往德黑兰的货运班列顺利抵达。按照规划,该货运班列轨道还将继续延伸,经过土耳其等国家,最终到达欧洲。

至此,一个由货物进出口贸易支撑的、类椭圆形的中欧铁路货运班列线路雏形,开始浮出水面。

“一路都比较顺畅。”该货运班列运营方、义乌市天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冯旭斌刚回国,就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采访。据他透露,从4月份开始,义乌每个月将有1列开往德黑兰的货运班列,这是继中欧班列、中亚班列之后,又一列开向“一带一路”国家的新丝路“直通车”。

有分析认为,在“一带一路”战略中,伊朗处在中转站位置,中国任何连接东亚至欧洲的公路、铁路、油气管道和通讯网络,都将使伊朗受益。

半个多月抵达德黑兰

随着欧盟和美国年初宣布取消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伊朗得以更好地融入国际社会,而与中国的双边关系也迎来了更好的发展机遇。

今年1月2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伊朗进行了国事访问,6天之后的1月28日,开往德黑兰的首趟中国铁路货运班列,从义乌铁路西站鸣笛启程。

冯旭斌说,这只是一个巧合,并不是总书记访问伊朗之后我们才开的,“为开通这趟班列,我们已经准备了两个多月。”

首趟义乌—德黑兰铁路货运班列共有82个集装箱,载着床上用品、五金工具、饰品等义乌小商品,从新疆阿拉山口出境,奔赴德黑兰。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目前这条已开通的线路全程10339公里,途经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4个国家,首列货运班列经过两次换轨,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抵达德黑兰。

“这是一条最佳线路,虽然公里数增加了,但安全性得到提高。”冯旭斌说,之前他们设计了三条线路,另外两条线路是:从新疆阿拉山口出境,铁路运输至哈萨克斯坦,通过里海海运至伊朗港口;从新疆阿拉山口出境,途径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直抵德黑兰,途经3个国家。新疆阿拉山口是中欧、中亚班列出境的必经之地。

目前正在运行的“北线”中欧班列,从新疆阿拉山口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法国、西班牙等国。其中,到西班牙马德里的义新欧货运班列,途经8个国家,全程13052公里,是所有中欧班列中最长的一条,几乎横贯整个欧亚大陆。

据介绍,自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构想以来,中欧班列发展迅猛,两年来运营成本下降20%,效率提高了20%。2015年中欧班列运行815列,同比提高165%。另据义乌海关统计,2015年义乌累计发运中欧班列、中亚班列65列,监管进出口集装箱货物5242标箱,同比增长69%,实现每周一列的常态化运行。

一义乌市政府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按照构想,义乌—德黑兰货运班列,今后还将通过土耳其、保加利亚等国,最后到达西班牙马德里,形成义新欧货运班列“南北两大线路”,构建一个类椭圆形的中欧铁路物流运输体系。

对此,在该货运班列抵达欢迎仪式上,伊朗道路和城市发展部副部长、国家铁路公司董事长穆赫也表示,按照双方协定,今后每个月都将有一趟货运班列抵达伊朗。伊朗不会是这条铁路的终点,货运班列的轨道将继续延伸,最终到达欧洲。

冯旭斌说,尽管中欧铁路网是现成的,但目前义乌—德黑兰货运班列延伸至欧洲的时机还不太成熟,主要是穿越的国家数量太多,再加上目前少数国家关系比较微妙,预计义新欧“南线”贯通需要一段时间。

亚欧商贸的中国基石

伊朗地处欧亚大陆中心,素有“欧亚路桥”和“东西方空中走廊”之称。

2000年前,西汉张骞所率使节团跨越千山万水抵达安息(今伊朗),受到当地民众的热烈欢迎,结下两国深厚友谊。伊朗的葡萄、石榴,与中国的茶叶、丝绸等物产通过丝绸之路流通往来,织就了互通文明、友好往来的美好画卷。

一直以来,义乌与包括伊朗在内的中东地区经贸往来密切,伊朗乃至中东地区对义乌小商品的需求十分旺盛,具有开行国际集装箱货运班列得天独厚的基础和优势。

目前,近4000名中东客商常驻义乌,已投资设立180多家外资企业,2015年,义乌对中东出口达583亿元,经义乌海关监管出口16.2万标箱。其中,伊朗是义乌第五大出口对象国,2015年经义乌海关监管出口1.8万标箱。

伊朗商人哈米说,以前他在义乌市场采购小商品后,先要通过陆路方式将货物运到宁波港(7.24+3.58%,买入)。之后,通过海运方式运输,途中必须经过南海、马六甲海峡、阿拉伯海。货物运到伊朗南部港口阿巴斯后,再通过陆路方式运到德黑兰。由于途中多次转运,一批货物从义乌运到德黑兰,至少需要30天。

“我关心的是,货物在德黑兰出关是否顺利。如一路顺畅,我会选择采取铁路运输方式。”哈米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现在通过义乌—德黑兰货运班列,运输时间只有原来的一半左右,还能免去途中多次转运等繁琐环节,同时运输成本比海运高一倍左右。

“与义新欧有所不同,目前义乌—德黑兰铁路货运班列只考虑出口,主要是进口商品的市场局限性比较大,”冯旭斌说,该班列已不局限于物流平台,公司在伊朗主要做供应链服务,“我们在那里建自贸区、建市场、做贸易、做供应链、做结算,完全优化了义乌和伊朗贸易。下一步,我们要在伊朗做网站、做支付。”

海关数据显示,中国已连续六年保持伊朗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2014年双边贸易额达518.51亿美元,同比增长31.5%,创历史最高水平。

1月22日至23日,习近平对伊朗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中伊宣布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计划10年内将贸易额扩大至6000亿美元。两国还同意研究制定长达25年的全面合作协议。

事实上,在“一带一路”战略中,伊朗处在中转站位置,中国任何连接东亚至欧洲的公路、铁路、油气管道和通讯网络,都将使伊朗受益。

目前,欧洲诸多商品颇受中国消费者青睐,也需要进一步在中国开拓市场。冯旭斌说,今年八九月份,围绕义新欧的进口商品,他们要做直销中心商城,实现线上线下资源整合,通过义新欧平台培育贸易客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