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旋风”的监管反思:与市场化之路不期而遇

“黑旋风”的监管反思:与市场化之路不期而遇

“炒煤焦钢的资金已经在加快离场了。”中粮期货某营业部经理黄斌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连续出台的调控措施效果很明显,之前我们都倍感压力,担心期货市场成为众矢之的,好在现在‘黑旋风’过了。”

虽然已风平浪静,不过回看2016年春夏之交,期货市场的“火爆”一幕仍被业内人士津津乐道。从三大交易所的17道“金牌”,到热门品种交易持仓比的快速回落,我国期货市场在“有形的手”和“无形的手”配合之下,展现着很强的自我调整能力。

镁光灯的背后,业内人士已经开始思考:在维护市场稳定、保证市场活跃度乃至争取全球大宗商品定价权之间,市场主体将怎样融合与平衡?

“黑旋风”散去期市重归平静

透过几个简单的数据就可以看出彼时期货市场的热度。统计数据显示,4月21日和22日,螺纹钢的成交量均突破了2000万手,分别达到2307万手和2319万手,换算成吨计算,达2.3亿吨。这个数字创造了国际期货品种交易量纪录。

为了抑制过于频繁的短线交易,4月,三大商品期货交易所连下17道调控令,对相关品种出台了包括扩大涨跌停板、提高最低交易保证金及调整交易手续费、取消对套利交易中异常交易豁免、扩大焦炭部分交割厂库标准仓单最大量等措施。

调控立竿见影,相关品种交易持仓比逐步下降,短线炒作势头得到遏制。上周五,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的成交量仅为985.2万手,较4月高点减少近60%。价格方面,该合约回调了约10%。

另一组权威数据显示,至5月6日收盘,焦炭、焦煤、铁矿石和聚丙烯等品种周日均交易持仓比由上月以来最高一周(4月25日至29日)的7.26、4.43、4.74、3.36分别下降至目前的(5月3日至6日)2.02、1.12、1.92、0.99水平。

“我的客户当中,之前做多煤焦钢的,全部获利离场了。现在炒单的成本很高,很多客户不做了,或者改做其他品种,比如农产品等。”黄斌说。

有业内人士计算,现在有些品种的交易成本已经大幅上升至原来的10倍,做100手的手续费可能达到3000元,在这样的情况下,利用期货的T+0机制进行短炒盈利是难上加难。

“从实际效果看,交易所的此次调整对控制短炒进而抑制市场过度波动有不错的效果,市场温度得以降低,而价格波动逐步回到正常区域。相比此前,本轮调控中交易所出台政策比较及时,后期或许可以更多着眼于保证金和期货价格单方向连续波动的风险控制。”混沌天成研究院院长叶燕武表示。

“目前来看此轮调控是成功的,前期涨势凶猛的黑色产业链等品种价格已经回归理性。”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程小勇认为,调控要一分为二来看:由于市场“无形的手”有时会放大市场波动,交易所出台类似调控措施有利于防止市场本身自我强化式的失控,因此诸多措施是积极的;不过,由于前期商品市场过热并非期货市场本身导致,因此要防止市场过热,还需要从整个经济层面和金融层面考虑,如引导资金流向实体经济、防止过度杠杆和增加合适的投资渠道等。

“有形之手”的红与黑

从美国1987年股灾到A股2015年大震荡,从“327国债期货”事件到黑色系热潮,在金融市场上,调控既是科学,也是艺术。

对于调控的必要性,格林大华期货研究所所长李永民指出,首先,能够使市场趋于理性,使信息沟通更加充分;第二,可以引导资金流向,使市场更有序。第三,对投资者、特别是散户投资者而言是一种预警。

业内人士指出,商品期货短炒过盛、必将引发价格非理性波动、出现过快上涨,这将进一步抬高原材料成本,不利于实体经济企稳回升,还会导致诸如钢铁等去产能类行业的厂商复产,影响国家当前的供给侧改革。此轮调控的积极意义在于,一是有利于防止市场过热,使市场回归供需基本面主导;二是防止过度杠杆的危机在商品市场上重演。

不过,也有市场人士担忧,交易所调控属于临时性措施,可能扼杀市场流动性:培育一个期货市场并不简单,如果投机者都走了,谁来给实体产业做套保对手盘?

燃料油期货由盛而衰就是前车之鉴。在2010年至2011年的商品牛市中,为了抑制过度投机,燃料油期货的合约乘数(每手的交易吨数)被上调了4倍。变成大合约之后,一度十分活跃的燃料油期货成交量大幅下降,结果是投机者退出的同时,套保盘也进不来了。如今燃料油期货成交量极低,已经名存实亡。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学教授常清指出,目前国内期货市场发展还不充分,投资者结构不合理、产业客户参与度不够,尚缺少期权工具及掉期等场外市场,风险管理市场发展的不充分与巨大的风险分散转移需求间存在较大矛盾,这也使市场风险防控难度加大、任务较重。从完善投资者结构、让市场能够满足和承担更多的避险需求角度出发,从完善工具和市场体系、增加避险渠道并提高避险效率角度出发,从增强市场自适应能力和市场风险防控能力出发,都需要进一步发展期货市场。

更有业内人士指出,中国有着最活跃的交易者和最庞大的需求市场,期货市场还应该进一步做大,以争取全球大宗商品定价权。商通社专家望都就表示,如果中国的期货市场继续放大十倍,甚至百倍的规模,并且对全球资本开放,世界的定价中心自然而然将落在中国,中国将接过资源财富的指挥棒。

以铁矿石为例,数十年来,铁矿石价格都是由全球最大的矿业公司与钢铁生产商以秘密磋商的方式确定的。而现如今,铁矿石的定价权正在向东转移。

据路透社报道,负责运营北卡罗来纳州对冲基金AcademiaCapital的IvanSzpakowski称,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价格影响力日益扩大的一大原因就是期货价格实时可见,而且变动频率很快。

市场化手段助期市更加成熟

5月6日,大商所最新发布的通知显示,自5月10日起焦炭、焦煤、铁矿石和聚丙烯品种非日内交易手续费标准恢复至原成交金额的万分之0.6,上述四品种同一合约当日先开仓后平仓交易手续费标准继续维持万分之7.2(焦炭、焦煤)、万分之3(铁矿石)和万分之2.4(聚丙烯)的现有水平不变。

对此,大商所新闻发言人表示,此次对日内和非日内交易手续费实行差异化收取措施,意在于抑制相关品种过于频繁的短线交易、防范过度投机风险同时,避免对正常的非日内交易造成冲击,确保市场运行效率,保障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和避险功能的发挥;下一步交易所仍紧抓监管不松懈,重点加大市场稽查工作力度、严厉打击违规违法行为,确保市场安全稳健运行。

业内人士指出,日内短线仍保持调后的高手续费、恢复了非日内的原水平,这避免了对中长线投资的影响,保持了市场厚度,也可以降低换手率,避免调控措施对非日内交易的冲击。市场需要适度的流动性与套保匹配;流动性过低价格波动容易变大、交易风险加大。因此,通过现有的措施,可以挤出一部分短线投机资金,增加持仓量,同时又不伤害市场效率。

叶燕武表示,从交易所对价格波动的反应来看,这次调控更多的是对价格发展中短炒盛行的抑制,出台措施动作迅速。一旦后期市场价格波动逐步回归正常范围,波动率降低,调控措施会逐步退出,从而防止市场流动性过度干涸带来的价格非理性波动。

在程小勇看来,调控措施至少不需要加码,不过鉴于高收益资产荒、通胀回升激发的保值和资产配置需求,大宗商品依旧是资金青睐的标的,危机式调控措施需要转变观念,对症下药,需要更加市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