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纾困亟须降本增效 应辩证看待国内外企业税负差

制造业纾困亟须降本增效 应辩证看待国内外企业税负差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刚刚结束,会议要求,要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各类中介评估费用,降低企业用能成本,降低物流成本,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推动企业眼睛向内降本增效。

就在舆论热议如何振兴实体经济的当口,近日有报道称,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计划美国投资10亿美元,并谈及中国制造业成本高企,一时引发广泛关注。

网民表示,税收、土地、能源等成本压力正削弱中国制造业的全球竞争力,只有切实降本增效,实体经济才有振兴之实。

辩证看待国内外企业税负差

网民指出,国内生产企业对外投资或外迁,有些是为了扩大市场份额,有些是为了降低生产成本。对此,要具体分析与判断。但不容忽视的是曹德旺在访谈中表现出的忧虑意识。曹德旺说出了中国制造业面临的一些现状。

网民“李佐军”指出,中美制造业降成本战已打响,中国在推进供给侧改革,其内容之一是降成本。美国声称重振制造业,拟将企业所得税从35%降至15%。降成本之争即制造企业竞争力之争。目前,除劳工成本外,美国在税费成本、土地成本、资金成本、能源成本、物流成本、清关成本等己渐具优势,中国须加快降税费等成本速度。

降成本空间巨大待挖掘

网民“陶短房”说,随着社会的进步,工资、福利成本的水涨船高,“劳动力红利”的式微注定是时间问题,倘再不正视税负和行政负担问题,后果可想而知。

网民“丁戈隆东”表示,今年以来,中央制定了一系列降成本措施,比如全面推进“营改增”,实实在在减轻了企业负担。但在一些地方,好经却被念歪,税收并非按企业实际经营状况收缴,而是由税务部门年初定指标,分配到各个企业,这就使减负变了味儿。降低企业成本还有很多工作待落实,还有很大空间待挖掘。

在网民“张学林”看来,为实体企业减负不仅仅是减税就能解决的事,它涉及经济体制改革等问题,需要系统性的方案才能使中国制造业重新焕发活力。